第三千二百五十六章 还真道果(三)

  还真太尊,四条大道圆满的一界至尊,更是当今圣界无可争议的第一强者,她的强大自然无需质疑。

  她此刻的心境不稳,情绪的异常波动,更是直接干扰了天地大道,让整个圣界的大道秩序都出现了波动,一片紊乱。

  毕竟太尊本身就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天道,这等层次的人物,完全能够以自己的意志左右天道运转,拥有扭转乾坤之力。

  此时此刻,圣界浩瀚星空,四十九大洲,八十一大星上,甚至是无穷星空的各个角落,但凡对天地大道感悟达到一定境界者,都能清晰的感应到天地秩序的混乱。

  那受到干扰而变得紊乱的大道规则,影响了整个圣界亿亿万万的武者。

  纵然是圣界七大圣君,九曜星君,彼盛天宫大殿下一心这等强者,同样是受到了干扰,对规则的运用和掌控,变得更加吃力。

  “还真太尊动怒,没想到区区一个混元境的小辈,竟然能让我们圣界的第一至尊这般震怒......”

  “还真太尊的大道神光都在剧烈跳动,真不知道这究竟要愤怒到何种境地,才能让我们圣界的第一至尊都这般失态......”

  “本君活了无数万年,还真太尊也曾勤见过数次,然而今日,却还是头一次看见还真太尊如此震怒......”

  “哼,你们也不想想,仙界的至尊不久前才兴师动众的攻打我们圣界,逼得还真太尊等人不得不前往界外虚空迎战,结果紫霄老匹夫的传人竟然躲藏在我们圣界,还真至尊能不震怒吗......”

  望着一步步走向剑尘的还真太尊,诸多顶尖强者皆是一脸嘘唏,纷纷传音交谈,言语间充满了感概。

  议论至尊,他们谁都不敢真的发出声音,都是在以别人听不到的方式进行传音交谈。

  “据说还真太尊的第九弟子,与剑尘还是生死兄弟呢,如今还真太尊知道了剑尘的真正身份,又岂能不震怒。毕竟紫青双剑的传人与自己的弟子成为生死兄弟,这对于任何一位至尊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讽刺。”千机家族的洞天圣君传音道,他从容的悬浮在星空中,身上霞光漫天,与另外六大圣君并肩而立,并悠然自得的捋了捋长长的胡须,继续说道:“这剑尘倒也有些本事,不仅攀上了还真太尊的第九弟子,并且还是雪神转世之身的弟弟。若非这次暴露了紫青双剑让他身份真相大白,继续放任成长,那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场中不少顶尖强者都是一阵嘘唏,他们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一刻的还真太尊极为震怒,甚至可以说是怒火滔天,连大道秩序都受到了影响。

  “泣血,还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另一边,罗天太尊对泣血太尊传音,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身为至尊,他感受的更多,心中可不认为还真太尊这是一种震怒的表现。

  “看着就行,你很快就知道了。”泣血太尊语气淡淡的说道,毕竟是老牌太尊,无论是见识还是阅历,都要远远超过新晋太尊。

  此时,还真太尊已经来到剑尘面前,相隔一丈距离站定,她身上的大道神光剧烈波动,忽明忽暗,就这么盯着剑尘,也不说话。

  望着眼前的人,剑尘神色复杂,他再次回忆起当年为了救皓月仙子,他闯过生死桥,最终勤见还真太尊的情景。

  “太尊冕下,当年,多谢你出手救了我的朋友。只是我让你失望了,因为我执掌紫青双剑,更是师承紫霄太尊,算是...仙界那边的人。”剑尘语气虚弱:“只是,皓月仙子是无辜的,希望不要因为我的事而牵连到她。”

  还真太尊没有说话,她静静的站在剑尘面前保持沉默,身上气息不稳,内心挣扎。

  忽然,剑尘脸上逐渐的露出惨笑,目光扫视汇集在这片星空的众多强者:“我知道今日难逃一死,我这样一个小人物,能够引来圣界如此多的前辈高人,并且更是有至尊亲临,如此盛情,我虽死犹荣。”

  “你很想死吗?”还真太尊终于开口,这是她来到这里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而这一次,她的声音也不再像是从前那种蕴含世间一切音律的大道之音。

  这次,能够很清楚的听出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悦耳动听,宛若天籁,美如仙乐。

  只是这美妙的声音中,明显带着几分颤音。

  濒临死际的剑尘自然不会去关注这些细节,洒脱道:“我自然不想死,可今日这种局面,生死可由不得我。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在施展双剑合璧之前,就已经料想到会有今日这种局面,左右是个死,死在这里,也总比死在南破天手中强。”

  还真太尊周身的大道之光剧烈震颤,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清的声音低声呢喃:“这一天,本不应该来的这么快,为什么,为什么它不在你身边......这一切,本不该发生。”

  “唉,老夫来晚了。”这时,虚空中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带着叹息,更多的是一种遗憾。

  只见在还真太尊身边,凭空出现了一道苍老的身影,身躯虚幻,不是本尊。

  “参见古道太尊!”

  这道虚影的出现,顿时引得场中的所有强者再次行礼,神态恭敬。

  古道太尊的一缕意志降临了,他与还真太尊并肩而立,一双苍老的目光带着复杂之色望着剑尘,轻叹道:“没想到一个疏忽,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唉......”

  “剑尘,你可知老夫是谁?”古道太尊以一种无人能读懂的眼神盯着剑尘,没有丝毫威压,看上去就如同一个普通老人。

  “他们已经告诉我了,前辈就是昔日的七大太尊之一,古道太尊!”剑尘下意识的说道。

  “不错,老夫就是古道,可同样也是当年的缠龙!”古道太尊道。

  “缠龙大师?”剑尘神色一呆,脑中下意识的浮现出当年那个手持罗盘,在阵道上有极高造诣的老者。

  另一边,四周的无数强者傻眼了,都被惊的瞠目结舌,这剑尘究竟是什么运气,竟然与古道太尊都是旧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太初武破九荒道君最佳女婿寒门崛起雪中悍刀行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天唐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