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狐仙境,曾经的圣境,原本就叫狐仙境,如今只是回归了她原有的名字。

  无量园,曾经的名字,人去楼空,遗留的建筑成了一些狐族的居住场所。

  一场绵绵细雨,难阻一群狐族在雨中追逐嬉戏。

  草丛林木中钻来钻去,翻滚攀打,一身水又一身泥,欢快不减。

  亭台楼阁中,一名驻守在此的狐族长老负手看雨。

  隐匿在荒泽死地的生涯,对比如今的自由自在,再也不用惊惧害怕。

  风也好,雨也好,此时一脸悠然自得。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狐仙境与外界隔绝阻断了灵气外泄,导致了气象的变幻,气候似乎不正常了。

  他,还有其他狐族都发现了,狐仙境渐渐多雷雨,时有的雷电时常会震慑狐族。

  根据狐族的传说,许久以前的狐仙境就是这般,多雷雨……

  咣!一声惊雷炸响,雨水中嬉戏的狐族立刻惊慌四逃,跑回了楼宇内方安神,对于天雷似有着本能的畏惧。

  阵阵雷声渐渐偃息后,雨停了,天空也很快放晴了。

  狐族再次四处奔逐嬉戏,一只被追逐躲藏的狐族,蹦过溪流,来到了一处溪流环绕的坑内藏身。

  转圜间,那只妖狐的目光一顿,盯在了坑内被损坏的树根上,只见树根上长出了一支树芽,嫩枝上几片叶子,叶子碧绿如翠玉,氤氲灵气的感觉。

  那只狐族渐渐瞪大了眼睛,连滚带爬似的蹦出了坑,朝天“吱吱”叫唤个不停。

  四周嬉戏的狐族陆续停止了打闹,陆续回头看向这边,之后纷纷向这里奔来,围着那坑,盯着那一株翠绿打量。

  很快,驻守的狐族长老闻讯赶来,跳入了坑内,蹲身小心查看着,仔细查看着。

  确认了不是别的植物,而是狐仙果树的根茎上重新生长出的新枝后,狐族长老双手瑟瑟发抖,最终跪下了,面对上天,喜极而泣,嘶声呐喊,“苍天呐!”

  大罗圣地,原来的大罗圣地,原来的芳菲阁。

  垂纱四布之地,光线通透,榻上躺着一个安详的女人,依然在沉睡的罗芳菲。

  虽然一直在沉睡,可狐族一直在悉心照顾着。

  想来想去,狐族还是把她移到了这里,这是她长大的地方,也是她熟悉的环境,可能这里的环境氛围有利于她恢复。

  狐族也实在是找不到办法了,自然想当然的往有利的地方去想。

  垂纱楼阁外的台阶下,有狐族长老来报信,族长黑云兴奋得情难自禁,兴奋得来回走动。

  接到驻无量园狐族的通报,曾经大量生长狐仙果树的地方,曾经被九圣大肆摧毁的狐仙果树下,似乎一夜之间,狐仙果树重新破土发芽了,再次生长出了新的狐仙果树苗,不止一株,而是许许多多。

  “走,去看看。”黑云兴奋不已地挥手。

  这一挥手似乎触怒了上天,咣!一道霹雳横空闪过,吓了众狐族一跳。

  黑云等人纷纷抬头看向上空,山下嬉戏的狐族吓得四处躲藏。

  咣!又是一道霹雳闪过。

  咣咣咣……

  接连不断的霹雳横空肆虐,错乱不停,精光闪烁,照亮阴沉大地,似乎要震慑这群狐族妖邪一般。

  此等无相无常的天雷之势,震的人心发颤,令人惊心动魄,神魂乱颤。

  疯了一般的天雷,令黑云等人缩着脑袋,不知这老天爷怎么了。

  轰!一道无比凶猛的惊雷,如一条震怒巨龙横空而过,天地间明亮无比,甚至是刺眼,震的山川大地嗡嗡作响。

  “啊!”一声女子的尖叫从垂纱楼阁内传出。

  黑云等人猛回头看去,只见垂纱楼阁内的榻上,隐约有个人影坐了起来。

  愣神一会儿的黑云几人相视一眼,之后飞奔而去,拨开垂纱,一个个目瞪口呆,渐惊喜莫名。

  榻上,罗芳菲坐了起来,大口喘息着,额头有汗,似乎做了一场噩梦一般。

  外面不停的惊雷动静,又让她醒神四顾,目光最终于黑云几人的目光对上了。

  天地间蕴含的冥冥之威,似乎令一切沉睡之物苏醒了过来……

  山城,阳光明媚,天气炎热。

  一栋老式大院,院墙上满是攀爬长出的红花,团团簇簇覆盖墙头,浓艳醒目。

  一辆出租车上坡,停在了大院外,车门开,一根黑手杖车内出来,率先落地。

  拄杖的男子落脚钻出,背头,戴着墨镜,穿着花衣短袖,墨镜后面的目光盯着眼前的别墅打量。

  之后一名穿着球鞋、牛仔裤、吊带白裙的曼妙女子也下了车,风吹披肩长发,也戴着墨镜。

  出租车走了,女子对吊带露肩的衣裳似乎有些不适应,总有想伸手遮挡的感觉。

  还有,不习惯眼镜,似乎总害怕眼镜掉下来,不时会捅根食指顶一顶。

  女子东张西望着走到拄杖男子身边,见男子盯着这处宅院打量,好奇问了句,“道爷,这是哪?”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牛有道,而女子正是商淑清。

  商淑清做梦也没想到,钻进空中那处黑洞后,转眼便来到了另一处光怪陆离的世界,一个令她感觉不可思议的世界。

  牛有道墨镜下的面容嘴角勾起笑意,“家!我们的家之一。”

  他迈步走到了大门口,手上杖提起,杖头在门上“咚咚”敲响一阵。

  门内响起了脚步声,同时传来问话,“找谁?”

  大门上的小门嘎吱一声开了,一名唐装短袖的白发老头露面了,上下打量了一下牛有道,狐疑道:“不知先生找谁?”

  牛有道也在上下打量他,笑了,“老方,有二十多年没见了,你老了。头发怎么白成这样了?”

  被称作老方的男子再次上下看他,见对方知道怎么称呼他,越发奇怪了,“先生认识我?恕我眼拙,不知先生是?”

  牛有道手上杖落地,另一手侧伸,拽了商淑清胳膊,给拉了过来,拉到了小门口,继而松手抬手,手指勾上了商淑清的墨镜,轻轻摘下了。

  老方一见商淑清面容,瞬间瞪大了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犹如活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太初混沌剑神武破九荒最佳女婿寒门崛起雪中悍刀行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天唐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