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游街

  上海市虹口区。

  说到监狱,我们往往想到地狱、血腥、幽暗、幽冥、阴森、牢固、森严等,而死亡之城,是人类对‘西牢’监狱的一个比喻用词。

  ‘西牢’监狱是一座规模宏大的监狱,也是一座著名监狱,因其规模宏大,戒备森严,且已经有几十年历史,号称“远东第一监狱”。

  ‘西牢’监狱在上海光复以前是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华德路监狱,长期由英国管理,俗称“外国监狱”、“西牢”。1903年5月18日,第一幢监楼竣工启用。后陆续增建,至1935年形成占地60亩、楼房10余幢的规模,四周有5米高的围墙。

  上海光复之后,叶丰下令,上海市区所有的外国租界全部废除,实行军管,大量的战士开赴这些租界。

  叶丰的此举曾经引起各国的抗议,但是,在叶丰的强势面前,抗议几天之后这些声音渐渐的弱下去了,就是老蒋也没有办法。目前,整个上海已经再也没有租租界,全部是第四十三集团军的控制区。

  没有了租界,一部分外国人开始离开上海,还有一部分外国商人则留下来继续经营生意,不过,对这些外国人,叶丰下令加强管理,对每一名留在上海的外国人进行登记造册,且发放相关证件。

  号称死亡之城和远东第一监狱的西牢监狱此时关押了大量的小日本军官,一些不少的伪军军官。以及一些被抓获的汉奸等等。

  在监狱一间昏暗的房间内,阴暗潮湿,恶臭充斥。一名穿着日军大将军服的人双眼无神的蹲坐在地上,这就是当初上海日军的最高负责人,日军一级大将西尾寿造。

  此时,西尾寿造已经沦为阶下囚,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风光,就是身上的大将军服都是破破烂烂,脏兮兮的。西尾寿造的头发也像鸟窝一样,乱七八糟,脸上也是乌黑一片。似乎很久没洗过脸了。

  紧闭的房门打开了一点,外面透过一束光线,两名战士走了进来,其中一名战士手里端着一个大碗。将大碗往地上一丢。大声的喊道:“吃饭了!”

  这两名战士厌恶的看了看西尾寿造,然后转身关门渐渐远去。

  借着昏暗的光线,西尾寿造爬了过去,仿佛像饿死鬼一样,飞快的端起这个缺了一个小缺口的大碗,抓起一把饭菜就往自己嘴里塞。

  这一碗饭菜看似有大半碗,但是有一股浓浓的馊味,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西尾寿造似乎没有一点嫌弃。狼吞虎咽,几分钟就吃了一个精光。

  开始被关押在这里的时候,西尾寿造完全不是这副样子,战士们端来的饭菜闻都不闻一下。

  身为日军大将,一直都是精美讲究的饮食,西尾寿造怎么看得上这些已经发馊的糙米饭,第一次的时候,看到战士们端给自己一碗这样的东西,西尾寿造脸色都变了,大声的道:“八嘎!你们这是虐待战俘,我要抗议!”

  “啪!”

  负责送饭的战士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几乎将西尾寿造脸颊都打肿了,半边脸火辣辣的痛,西尾寿造不敢相信的看着这名打自己的战士。

  这名战士抬手又是一个耳光,抽在西尾寿造另外一边脸颊上,然后这名战士才双手叉腰,大声的道:“我们就虐待战俘怎么了?告诉你,以后老实点,不要在我们面前摆谱。”

  说完,这名战士一脚将地上的大碗踢翻,然后不满的道:“爱吃不吃,饿死活该!”

  然后,这名战士哐当一声将牢房的大门关上,地上留下一个被打翻的大碗,以及一地的发馊的饭菜。

  一连几天,战士们都是送上一碗剩饭菜,且往往散发着馊味,坚持了几天之后,西尾寿造实在是饿得不行,尝试着吃了几口,这几口吃下去,西尾寿造差点吐了出来。

  强迫着自己吃了一小半,西尾寿造再也吃不下了,这些发馊的饭菜吃进肚子,西尾寿造的肠胃显然适应不了,没有多久就拉得稀里哗啦,整个人都拉稀得虚脱了。

  接下来几天,西尾寿造拉了几次肚子之后,终于适应下来,每次一碗这样的饭菜送来就吃得精光。

  今天也一样,这样的一碗饭菜送来之后被西尾寿造吃得精光,肠胃没有一点不适应的迹象,吃完这一碗饭菜,西尾寿造才默默的坐在自己那张矮小,破烂和潮湿的床上,呆呆的发呆。

  从一名高高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仓元图元尊太初混沌剑神武破九荒道君最佳女婿寒门崛起雪中悍刀行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